催兮

风尘仆仆

事实就是 他往往不及你想象来得好 也没别人诋毁得那样不堪

给作者太太们的一点围小建议。

吵原:


“妈妈,我上电视了!”


看到名字出现在这里的我如是说(。



我写长篇很差的,其实短篇也平平…能捡出来看的大概也只有寥寥几段黄文。只能给出两点可能没有用的黄文经验:


1. 让人物尽量不ooc地多说骚话;2. 要想象自己是在写诗,而不是文字版GV(。


当然ooc的文字版GV也可能是受人喜欢的,见仁见智叭!



免庖丁:



算是自己写字这么长时间以来的一点心得吧。文中大部分例子用的都是我自己和我能够接受文艺批评的朋友吵原老师,不是王婆...

我对所有的极端状态都抱以宽容态度
唯独不能忍受恰到好处的平庸

不知道是否应该放任自己沉浸在一个平静消极的状态中
躁郁无声 爆裂也喑哑
呼吸困难 却有助于思考

不下凡,不思凡,比齐豫还冷

想起上上个夏天的邮轮
还没来得及发生的故事

刀背藏身

© 催兮 | Powered by LOFTER